澳门大富豪登录网站

您目前的位置: 首页» 学习园地» 理论动态

学习园地

学术研究不能在概念中“翻跟斗”

“从近年来的硕博学位论文或者发表的论著来看,‘概念堆砌’的现象似乎呈现出于今为烈的态势。”浙江师范大学法政学院副教授陈占江直言,近年来,诸如“现在的论文难读难懂”之慨叹在学界并不少见,将一篇论文认真读下来,不知作者究竟想表达什么观点。

  学术研究中的“概念堆砌”现象,近年来为何大有愈演愈烈之势?其背后存在什么社会根源?学术研究如何回归“正位”?近日,记者就这些问题采访了专家学者。

  学术不能玩弄概念

  “概念”的运用在学术研究中不可或缺。然而,一些学术论文或书籍追求看似高深的学术概念,以概念堆砌的方式发表“高见”,或通过使用新概念实现“新瓶装旧酒”。这种为创新而创新的研究,都是对创新的亵渎,于学术发展有害无益。

  “真理离不开概念,但真理并不是从概念推演中获得的——学术不玩弄概念。学术性是否就是在概念中翻跟斗、不知所云呢?当然不是。”对此,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教授陈先达旗帜鲜明地表示。

  “一些研究成果中往往会出现一大堆新名词、新概念,似乎有了某些新意,但在实际上,我们并不能从中获得新知。”南开大学哲学院教授翟锦程提出,科学的理论体系本质上就是一个由概念构建起来的有机体系,人们学习、研究一种新的理论、新的学说,实际上就是在学习和研究它的核心概念体系。理论的形成过程是概念辩证运动和发展的过程,中国近代学术体系的建立过程也经历了从西方引进新概念、新术语,定名、解释、接受和改进的过程。

  “学术概念既是科学共同体中的成员之间相互交流的语言媒介,也是进行科学研究不可或缺的工具。”陈占江表示,从学术发展的角度看,正是由于对既有概念的批判性继承和新概念的创造,学术才能向前推进。“但一个新概念的提出如果不是建立在对旧概念进行批判性分析或新旧概念深入对话的基础之上,那就既不是创新,也扰乱了学术话语秩序。”他表示。

  学术研究不是“晋身阶”

  “探究‘概念堆砌’现象产生的原因,可能有两个方面。”翟锦程表示,从研究者自身看,任何一种学术研究都是一个长期的积累过程,缺少必要的研究训练和积累,急于求成、求新,很容易出现“概念堆砌”;从科研评价体系看,注重创新导向无疑是积极的,但是真正意义上的创新并不容易,没有对历史积淀的深入钻研、没有对现实问题的实地考察,很难得出带有新意的结论,这也可能导致以概念的堆砌形成貌似有新意的研究成果。

“一些论文堆砌的学术概念,可能作者本人都未必真正理解。”陈占江表示,如果缺乏严谨的学术态度,而将学术研究视为“稻粱谋”和“晋身阶”,则极易导致在概念的选择和使用上不够严谨;研究者的学术能力也影响其对概念的选择和使用,如何准确把握和合理使用某一个概念,显然对研究者的学术能力也有着较高的要求。

  陈先达认为,学术不是纯逻辑推演,而应当是来源于实践又能指导实践的具有真理性的研究。

  把握住学术研究的实质

  经得起科学分析,符合客观实际,成功接受实践检验的创新,才能推动学术发展。

  陈先达认为,真正的学术研究具有双重特征,一是回答实际问题而不是伪问题,选题中所论述的问题必须是确实的;二是它必须有助于正确指导实践活动,并能在实践中得到验证。“只有这种研究才称得上是学术研究,也只有这种理论才具有学术性。”

  “无论是面向优秀传统文化传承的历史研究,还是面向重大发展问题的现实研究,都需要运用科学的研究方法,以重大问题为导向。”翟锦程表示,对优秀传统文化的研究,要站在中外文化、历史与现实文化的交汇点上,关注传统文化对现代文化建设与发展的影响,吸收人类文明的有益成果,推进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建设;对重大现实问题的研究,应立足中国国情,认识和研究中国发展过程中面临的问题,深入地进行调查研究,提出解决方案和措施。“这样,才能真正把握住学术研究的实质,推进学术进步。”

  除个人勤奋努力外,陈占江认为,构建科学合理、现实可行的学术评价和出版机制,是抵御外界力量侵入和净化内部环境的重要选择。同时,做到让权力走开、让金钱走开,实现体制机制的健全,营造清静澄明的学术共同体,也离不开学者和学界的共同努力。

  中国社会科学报记者 王广禄

学术研究不能在概念中“翻跟斗”-中国社会科学网 http://www.cssn.cn/index/index_focus/201506/t20150603_2019547_1.shtml